朋友圈古风短句文案 求比较有感觉的古风文案……

华胥引吧!唐七公子的文,三生系列的,比较容易上手。#^_^#

朋友圈古风短句文案 求比较有感觉的古风文案……

马上就要成年啦,拍了一组汉服,想要用一个古风的句子用来当文案,谢谢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那些古风歌曲中优美的文案,你喜欢哪个

锦鲤抄 这是我最先想到的,古风歌不得不听系列
宁武皇仁光九年锦文轩刻本《异闻录》载:
扶桑画师浅溪,居泰安,喜绘鲤。院前一方荷塘,锦鲤游曳,溪常与嬉戏。
其时正武德之乱,藩镇割据,战事频仍,魑魅魍魉,肆逆于道。兵戈逼泰安,街邻皆逃亡,独溪不舍锦鲤,未去。
是夜,院室倏火。有人入火护溪,言其本鲤中妖,欲取溪命,却生情愫,遂不忍为之。翌日天明,火势渐歇,人已不见。
溪始觉如梦,奔塘边,但见池水干涸,莲叶皆枯,塘中鲤亦不知所踪。
自始至终,未辨眉目,只记襟上层迭莲华,其色魅惑,似血着泪。
后有青岩居士闻之,叹曰:魑祟动情,必作灰飞。犹蛾之投火耳,非愚,乃命数也。
上邪
公元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墓葬,通过墓志铭可判断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墓,主墓室存放双人合葬棺椁,但合葬棺内却仅有一具男性尸骨。
意外的是,墓志铭上该宗室女子封号与史册记载的一位同时代的和亲公主封号一致。目前不知何故。
倾尽天下
周帝白炎死在称帝十载后的一个雪夜。
这个草莽出身的皇帝不喜奢华,逼宫夺位后便废弃了前朝敬帝所建的华美宫室,而每夜宿在帝宫内的九龙塔,死时亦盘膝在塔顶石室几案前的蒲团上,正对着壁上一幅画像。
倘有历过前朝的宫女在,定会认出,那画上颜色无双的女子,正是前朝敬帝所封的最后一位贵妃。
原来在倾国的十年之后,白炎终究追随那人而去。他身后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于是所有关于周朝开国皇帝的谜团,都与那悬于九重宝塔之上、隐在七重纱幕背后的画像,一并被掩埋进厚重的史书里。
牵丝戏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
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没于篝焰。
火至天明方熄。
翁顿悟,掩面嚎啕,曰:暖矣,孤矣。
眉间雪
彼时年少不知事 牵着师父的袖子 就天不怕地不怕
后来鲜衣怒马少年意气 不懂她可有可无的陪伴有何意义
然而江湖如潮
终于携手同去 策马独归
恍然想起那一年她在窗前仰头任雪花落满眉目
等着他抬袖去拂
所谓的江湖路
不过是她撑着伞 走向年幼的他
道一句 初心莫负
不老梦
终南有坟,名不老。客奇之,问何故,言乃淮南翁主媗冢。
元光二年上巳,媗于渭水之滨遇振翊将军韩衿,悦之。明年,河水决濮阳,上发卒十万救决河,使衿督。媗送别,诉心意。衿以其年尚幼,婉拒之。
后三年,衿戍定襄,媗托尺素,书:妾已及笄。
复三年,媗随姊陵探长安,约结上左右。每逢衿,且喜且怯。
又三年,媗疾,久不愈。衿随大将军青击匈奴,媗恐不复见,追大军十余里,终力竭。呛血白衣,形销骨立。
元狩元年,淮南衡山事发,陵媗皆下狱。衿欲面之,叩未央宫,额血流地,上弗允。媗殒,衿亲葬于终南。后长安有歌曰: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终南有坟,名不老。
花鸟卷
画中少女,青丝如瀑,花鸟环绕,点点樱唇,盈盈眼波,似有邀君入画之意。久视之,不觉心神恍惚,身陷云雾,转瞬之间,已至画中,画中鸟语花香,远山如黛,天水一色。夹岸而行,少女声如铃,放歌遂溪水。莺莺燕燕相闻,花花草草相生。顾盼而含羞,笑而不语。曲调将半,天色渐晚,转身不见少女,虽憾而无悔。沿溪而寻,得见一山,遂越山,自画而下,复归人世。与画中人对望之,只见少女笑语嫣然,眉眼脉脉,宛如初。
杏花弦外雨

对岸那些吴侬软语的小调,不知唱了多少年。
其实中间的故事,总不过佳人才子,
悲欢离合,可就这么一直唱了下来,
听者也从未厌倦过。
白衣的书生,多情的佳人,
不如就偷些旧戏的情节,
写一段相思空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