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词中最唯美的句子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清代: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译文
秋风吹冷,孤独的情怀有谁惦念?看片片黄叶飞舞遮掩了疏窗,伫立夕阳下,往事追忆茫茫。
酒后小睡,春日好景正长,闺中赌赛,衣襟满带茶香,昔日平常往事,已不能如愿以偿。
赏析
纳兰性德此词,上阕是此时此地的沉思,下阕是对往时往事的回忆;上阕是纳兰性德此时此地的孤独,下阕是纳兰性德和妻子在曾经的短短三年之中那一些短暂而无边的欢乐。
上阕写丧妻后的孤单凄凉。首句从季节变换的感受发端。西风渐紧,寒意侵人。值此秋深之际,若在往日,卢氏便会催促作者添加衣裳,以免着凉生病。但今年此时,卢氏已长眠黄土,阴阳阻隔,天壤之别,她再也不能来为作者铺床叠被,问寒问暖地关心他了。“谁念西风独自凉?”这句反问的答案尽在不言之中,混合了期待与失望的矛盾情绪。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开篇“西风”便已奠定了整首词哀伤的基调。在西风吹冷、黄叶萧萧的冬天日子里,作者紧闭着窗子,独自觉得特别寒冷,但有谁关心呢?词人明知已是“独自凉”,无人念及,却偏要生出“谁念”的诘问。仅此起首一句,便已伤人心髓,后人读来不禁与之同悲。而“凉”字描写的绝不只是天气,更是词人的心境。
次句“萧萧黄叶”是秋天的典型景象。在秋风劲吹之下,枯黄的树叶纷纷扬扬地通过窗户飘进屋内,给作者心头更添一层秋意。于是,他便关上窗户,把那触绪神伤的黄叶挡在窗外。窗户关上了,黄叶自然不会再来叨扰,但作者因此也同外界完全隔绝,因而处境更加孤独。孤寂的感受使作者触景生情。他独立在空荡荡的屋中,任夕阳斜照在身上,把身影拖得很长很长。这时,他的整个身心全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次句平接,面对萧萧黄叶,又生无限感伤,“伤心人”哪堪重负?纳兰性德或许只有一闭“疏窗”,设法逃避痛苦以求得内心短时的平静。“西风”、“黄”、“疏窗”、“残阳”、“沉思往事”的词人,到这里,词所列出的意向仿佛推向了一个定格镜头,凄凉的景物衬托着作者凄凉的回忆,长久地锲入读者的脑海,并为之深深感动。
下阕很自然地写出了词人对往事的追忆。前两句回忆妻子在时的生活的两个片断:前一句写妻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心,自己在春天里酒喝得多了,睡梦沉沉,妻子怕扰了他的好梦,动作说话都轻轻的,不敢惊动;后一句写夫妻风雅生活的乐趣,夫妻以茶赌书,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书某页某行,谁说得准就举杯饮茶为乐,以至乐得茶泼了地,满室洋溢着茶香。这生活片断极似当年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和她的丈夫赵明诚赌书的情景,说明他们的生活充满着诗情和雅趣,十分美满和幸福。纳兰性德以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比自己与卢氏,意在表明白己对卢氏的深深爱恋以及丧失这么一位才情并茂的妻子的无限哀伤。纳兰性德是个痴情的人,已是“生死两茫茫”,阴阳相隔,而他仍割舍不下这份情感,性情中人读来不禁潸然。伤心的纳兰性德明知无法挽同一切,只有把所有的哀思与无奈化为最后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这七个字更是字字皆血泪。卢氏生前,作者沉浸在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中,但他却毫不觉察,只道理应如此,平平常常。言外之意,蕴含了作者追悔之情。
全词情景相生。由西风、黄叶,生出自己孤单寂寞和思念亡妻之情;继由思念亡妻之情,生出对亡妻在时的生活片断情景的回忆;最后则由两个生活片断,产生出无穷的遗憾。景情互相生发,互相映衬,一层紧接一层,虽是平常之景之事,却极其典型,生动地表达了作者沉重的哀伤,故能动人。

纳兰词中最唯美的句子

纳兰词经典语句?

肠断天涯,暗损韶华。
莫恨流年逝水,恨销残蝶粉,韶光忒贱。
连理千花,相思一叶,毕竟随风何处。
惆怅琐窗深处,湿花轻絮。
庾郎未老,何事伤心早。
孤鸿语,三生定许,可是梁鸿侣?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倩魂销尽夕阳前。
空将酒晕一衫青,人间何处问多情。
抛却无端恨转长。
人生须行乐,君知否、容易两鬓萧萧。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从认取双栖蝶。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
阁泪倚花愁不语,暗香飘尽知何处。
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
瘦断玉腰沽粉叶,人生那不相思绝。
一往情深深几许,身上夕照深秋雨。
斜倚画屏思往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
清漏沉沉无寐,为伊判得憔悴。
休说相思,劝伊好向红窗醉。
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曰归因甚添愁绪。
一事伤心君落魄,两鬓飘萧未遇。
漂泊处,谁相慰。 别来我亦伤孤寄。
失意每多如意少,终古几人称屈。
泪似秋霖挥不尽。
是一般风景,两样心情。
暗觉欢期过,遥知别恨同。
别是柔肠萦挂,待归才罢。
有情终古似无情,别语悔分明。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
争教清泪不成冰,好处便轻别。
纵使东风依旧,怕红颜不似。
休寻折戟话当年,只洒悲秋泪。
无穷山色,无边往事,一例冷清清。
无凭踪迹,无聊心绪,谁说与多情。梦也不分明,又何必、催教梦醒。
几为愁多翻自笑,那逢欢极却含啼。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便是有情当落日,只应无伴送斜晖。
问君何事轻离别,一年能几团圆月。
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
丝丝心欲碎,应是悲秋泪。泪向客中多,归时又奈何。
客中愁损催寒夕,夕寒催损愁中客。
一样晓风残月,而今触绪添愁。
新恨暗随新月长,不辨眉尖心上。
色香空尽转生香,明月小银塘。
谁道破愁须仗酒,酒醒后,心翻醉。
多情自古原多病,清镜怜清影。一声弹指泪如丝,央及东风休遣玉人知。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廿载江南犹落拓,叹一人、知己终难觅。
计程应惜天涯暮,打叠起伤心无数。
自然肠欲断,何必更秋风。
惜花须自爱,休只为花疼。
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离别间。
摘得一双红豆子,低头,说着分摧泪暗流。
小楼明月镇长闲,人生何事难托。
细数落花,更阑未睡,别是闲情绪。
愁多成病,此愁知向谁说。
春花秋叶,触绪还伤。
无端酸鼻。向歧路销魂,征轮驿骑,断雁西风急。
滴成一片鲛人泪,也似汨罗投赋。愁难谱。
十年青鸟音尘断,往事不胜思。
凄凉况是愁中别,枉沉吟千里共明月。百感都随流水去,一身还被浮名束。断梦几能留,香魂一哭休。料应他、此际闲眠,一样积愁难扫。肯把离情容易看,要从容易见艰难,难抛往事一般般。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还是薄情还是恨,仔细思量。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须知名士倾城,一般易到伤心处。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

纳兰词《少年游》的句子解释大神们帮帮忙

“青鸟”:神话传说中为西王母取食、传信的神鸟。《山海经-西山经》:“ 又西二百二十里, 日三危之山 , 三青鸟居之。”郭璞注:“三青鸟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栖息于此山也。”又, 班固《汉武故事》载:“七月七日,上于承华殿斋,正中,忽有一青鸟从西方来,集殿前。上问东方朔,朔曰:此西王母欲来也。” 有顷,王母至,有二青鸟如乌,侠侍王母傍(旁)。” 后以之代指信使或传递爱情的信使。少年游算来好景只如斯,惟许有情知。寻常风月,等闲谈笑,称意即相宜。十年青鸟音尘断,往事不胜思。一钩残照,半帘飞絮,总是恼人时。[安言]:“青鸟”:神话传说中为西王母取食、传信的神鸟。《山海经-西山经》:“又西二百二十里,日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郭璞注:“三青鸟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栖息于此山也。”又,班固《汉武故事》载:“七月七日,上于承华殿斋,正中,忽有一青鸟从西方来,集殿前。上问东方朔,朔曰:此西王母欲来也。”有顷,王母至,有二青鸟如乌,侠侍王母傍(旁)。”后以之代指信使或传递爱情的信使。“一钩残照”:指一弯明月 “一钩残照”:指一弯明月的余辉。 这一阕立意,词旨,技巧上都无非常出奇之处。我所喜欢的是容若那一句:“寻常风月,等闲谈笑,称意即相宜。”这男人,他沉迷在回忆里,可以是十年甚至一生,却不迷惘,是真正自己要什么,懂得生活的人。“惟许有情知”这句煞是纵情!偏执的漂亮! 怎样理解它呢?只求你知道,只要懂得,就因为有你,才是好景,才能称意,哪怕十年音尘绝,回想起来也只有彼时是美好的,否则就算一样月钩精巧、柳絮轻盈,也只是憔悴人看憔悴景,一发凄清。 越剧中贾宝玉唱:“今天是从古到今, 天上人间是第一件称心如意的事啊!”注意他的行腔!那样高亢、清丽、响遏行云,透着无限喜悦!“从古到今, 天上人间”啊!再去哪找这样的称心如意呢. 还记得有一句话:“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孩子气的坚持,强悍的拒绝。李文秀这种人要么很快乐,要么不快乐,人生尽是峥嵘,他们不可爱,甚至自私,但是多半是真性情的人。他们的喜怒哀乐不掺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