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友谊的句子 张爱玲关于友情的句子

炎樱:张爱玲一生唯一的女友炎樱姓摩希甸,父亲是阿拉伯裔锡兰人(今斯里兰卡),信回教,在上海开摩希甸珠宝店。母亲是天津人,为了与青年印侨结婚跟家里决裂,多年不来往。炎樱的大姨妈住在南京,炎樱进上海的英国学校,任prefect,校方指派的学生长,品学兼优外还要人缘好,能服众。 和张爱玲同学炎樱 [张爱玲] 港大文科二年级有两个奖学金被我一个人独得,学费膳宿费全免,还有希望毕业后送到牛津大学读博士。刚减轻了我母亲的负担,半年后珍珠港事变中香港也沦陷了,学校停办。我与同学炎樱结伴回上海,跟我姑姑住。炎樱姓摩希甸,父亲是阿拉伯裔锡兰人(今斯里兰卡),信回教,在上海开摩希甸珠宝店。母亲是天津人,为了与青年印侨结婚跟家里决裂,多年不来往。炎樱的大姨妈住在南京,我到他们家去过,也就是个典型的守旧的北方人家。炎樱进上海的英国学校,任prefect,校方指派的学生长,品学兼优外还要人缘好,能服众。我们回到上海进圣约翰大学,她读到毕业,我半工半读体力不支,入不敷出又相差过远,随即辍学,卖文为生。她有个小照相机,以下的七张照片都是她在我家里替我拍的,有一张经她着色。两人合影是在屋顶洋台上。炎樱语录 我的朋友炎樱说:“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炎樱个子生得小而丰满,时时有发胖的危险,然而她从来不为这担忧,很达观地说: “两个满怀较胜于不满怀。”(这是我根据“软玉温香抱满怀”勉强翻译的。她原来的话是:(Twoarmfulsisbetterthannoarmful”)①关于加拿大的一胎五孩,炎樱说:“一加一等于二,但是在加拿大,一加一等于五。” 炎樱描写一个女人的头发,“非常非常黑,那种黑是盲人的黑。” 炎樱在报摊上翻阅画报,统统翻遍之后,一本也没买。报贩讽刺地说:“你!”炎樱答道:“不要客气。”有人说:“我本来打算周游世界,尤其是想看看撒哈拉沙漠,偏偏现在打仗了。”炎樱说:“不要紧,等他们仗打完了再去。撒哈拉沙漠大约不会给炸光了的。我很乐观。” 炎樱买东西,付帐的时候总要抹掉一些零头,甚至于在虹口,犹太人的商店里,她也这样做。她把皮包的内容兜底掏出来,说:“你看,没有了,真的,全在这儿了。还多下二十块钱,我们还要吃茶去呢。专为吃茶来的,原没有想到要买东西,后来看见你们这儿的货色实在好……”犹太女人微弱地抗议了一下:“二十块钱也不够你吃茶的……” 可是店老板为炎樱的孩子气所感动——也许他有过这样的一个棕黄皮肤的初恋,或是早夭的妹妹。他凄惨地微笑,让步了。“就这样罢。不然是不行的,但是为了吃茶的缘故……”他告诉她附近那一家茶室的蛋糕最好。炎樱说:“月亮叫喊着,叫出生命的喜悦、一颗小星是它的羞涩的回声。” 中国人有这句话:“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西方有一句相仿佛的谚语:“两个头总比一个好。”炎樱说:“两个头总比一个好——在枕上。”她这句话是写在作文里面的,看卷子的教授是教堂的神父。她这种大胆,任何再大胆著名的作家恐怕也望尘莫及。炎樱也颇有做作家的意思,正在积极学习华文。在马路上走着,一看见店铺招牌,大幅广告,她便停住脚来研究,随即高声读出来:“大什么昌。老什么什么。‘表’我认得, ‘飞’我认得——你说‘鸣’是鸟唱歌:但是‘表飞鸣’是什么意思?‘咖啡’的‘咖’是什么意思?” 中国字是从右读到左的,她知道。可是现代的中文有时候又是从左向右。每逢她从左向右读,偏偏又碰着从右向左。中国文字奥妙无穷,因此我们要等这位会说俏皮话,而于俏皮话之外还另有使人吃惊的思想的文人写文章给我们看,还得等些时。

张爱玲友谊的句子 张爱玲关于友情的句子

给我一些张爱玲的句子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能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遇见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人生有飞扬,我飞扬不起来;人生有热闹,可是我热闹不起来.我可以逃离一切,但我逃不出这生命的苍凉.苍凉是飞扬与热闹之中的安稳与真实 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办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这世上没有一种感情,不是打补丁的. 人生在世,凡事想得太多是不行的. 人要出名要趁早. 生命是一席华丽的袍,爬满虱子.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悲哀的诗,然而它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肯定.我不喜欢壮烈.我是喜欢悲壮,更喜欢苍凉.壮烈只是力,没有美,似乎缺少人性.悲哀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是一种强烈的对照. 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应当是快乐的.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了的一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的一料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面下着雨,已经下了许多天,点点滴滴,歪歪斜斜,像我的抄不完的草稿, 中国人好吃,我觉得是值得骄傲的,因为是一种最基本的生活艺术.如插花与室内装修,就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而相形之下又都是小事;民以食为天,但看大饼油条的精致,就知道食不光是填饱肚子就算了. 一般的说来,活过半辈子的人,大都有一点真切的生活经验,一点独到的见解.他们从来没想到把它写下来,事过境迁,就此湮没了. 年纪轻的时候,倒是敢说话,可是没有人理睬他.到了中年,在社会上有了地位,说出话来相当分量,谁都乐意听他的,可是正在努力的学做人,一味的唯唯否否,出言吐语,切忌生冷,总拣那烂熟的,人云亦云.等到年纪大了,退休之后,比较不负责任,可以言论自由了,不幸老年人总是唠叨的居多,听得人不耐烦,任是入情入理的话,也当做耳边风.这是人生一大悲剧. 对于大多数的女人爱的意思就是被爱. 如果你答应帮一个女人的忙,随便什么事她都肯替你做:但是如果你已经帮了她一个忙了,她就不忙着帮你的忙了.所以你应当时时刻刻答应帮不同的女人的忙,那么你多少能够得到一点酬报,一点好处——因为女人的报恩只有一种:预先的报恩. 一个男子真正动了感情的时候,他的爱较女人的爱伟大得多 算到头来,每一个男子的钱总是花在某一个女人身上.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如果一个女人告诉了你一个秘密,千万别转告另一个女人——一定有别的女人告诉过她了. 男人做错事,但是女人远兜远转地计划怎样做错事.女人不大想到未来——同时也努力忘记她们的过去——所以天晓得她们到底有什么可想的! 女人取悦于人的方法有许多种.单单看中她的身体的人,失去许多可珍贵的生活情趣.以美好的身体取悦于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也是极普遍的妇女职业.为了谋生而结婚的女人全可以归在这一项下.这也无庸讳言——有美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悦人;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 谈女人 上海为了节省天光,将所有的时钟都拨快了一个小时,然而白公馆里说我们用的是老钟.他们的十点钟是人家的十一点.他们唱歌唱走了板,跟不上生命的胡琴. 流苏气得浑身乱颤,把一只绣了一半的拖鞋面子抵住了下颌,下颌抖得仿佛要落下来. 白公馆有这么一点像神仙的洞府:这里悠悠忽忽过了一天,世上已经过了一千年.可是这里过了一千年,也同一天差不多,因为每天都是一样的单调与无聊.流苏交*着胳膊,抱住她自己的颈项.七八年一眨眼就过去了.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希罕的.他们有的是青春——孩子一个个的被生出来,新的明亮的眼睛,新的红嫩的嘴,新的智慧.一年又一年的磨下来,眼睛钝了,人钝了,下一代又生出来了.这一代便被吸到朱红洒金的辉煌的背景里去,一点一点的淡金便是从前的人的怯怯的眼睛. 她那一类的娇小的身躯是最不显老的一种,永远是纤瘦的腰,孩子似的萌芽的乳.她的脸,从前是白得像瓷,现在由瓷变为玉——半透明的轻青的玉.下颌起初是圆的,近年来渐渐尖了,越显得那小小的脸,小得可爱.脸庞原是相当的窄,可是眉心很宽.一双娇滴滴,滴滴娇的清水眼 一个女人,再好些,得不着异性的爱,也就得不着同性的尊重.女人们就是这一点*. 世上的好人虽多,可没有多少傻子愿意在银钱上做好人. 那是个火辣辣的下午,望过去最触目的便是码头上围列着的巨型广告牌,红的,橘红的,粉红的,倒映在绿油油的海水里,一条条,一抹抹刺激性的犯冲的色素,窜上落下,在水底下厮杀得异常热闹.流苏想着,在这夸张的城里,就是栽个跟头,只怕也比别处痛些. 无用的女人是最最厉害的女人. 一般的男人,喜欢把好女人教坏了,又喜欢感化坏的女人,使她变为好女人. 因为精神恋爱的结果永远是结婚,而肉体之爱往往就停顿在某一阶段,很少结婚的希望.精神恋爱只有一个毛病:在恋爱过程中,女人往往听不懂男人的话.然而那倒也没有多大关系.后来总还是结婚,找房子,置家具,雇佣人——那些事上,女人可比男人在行得多. 近三十的女人往往有着反常的娇嫩,一转眼就憔悴了.总之,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的抓住一个男人,是一件艰难的,痛苦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所仅有的一点学识,全是应付人的学识.凭着这点本领,她能够做一个贤惠的媳妇,一个细心的母亲 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火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 三轮车夫披着方格子绒毯,缩着颈子唏溜溜唏溜溜在行人道上乱转,像是忍着一泡尿.红棕色的洋梧桐,有两棵还有叶子,清晰异常的焦红小点,一点一点,整个的树显得玲珑轻巧起来.冬天的马路,干净之极的样子,淡黄灰的地,淡得发白,头上的天却是白中发黑,黑沉沉的,虽然不过下午两三点钟时分. 高高在上的挂钟,黑框子镶着大白脸,旧虽旧了,也不觉得老,剔搭剔搭它记录的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表面上的人生,没有一点人事上的纠纷. 爱是热,被爱是光. 厨房里乌黑的,只有白泥灶里红红的火光,黑黑的一只水壶,烧着水,咕噜咕噜像猫念经. 从前她是个美女,但是她的美没有给她闯祸,也没给她造福,空自美了许多年.现在,就像赍志以殁,阴魂不散,留下来的还有一种灵异. 他是高而瘦,飘飘摇摇,戴一副茶晶眼镜.很气派的一张长脸,只是从鼻子到嘴一路大下来,大得不可收拾,只看见两肩荷一口 匡霆谷矮矮的,生有反骨,脑后见腮,两眼上插,虽然头已经秃了,还是一脸的孩子气的反抗,始终是个顽童身份.到得后来,人生的不如意层出不穷,他的顽劣也变成沉痛的 在家里他虽然火气很大,论到世界大局,他却是事理通达,心地和平的. 很奇异的许多男子,生在世上就为了操兵. 其实也用不着装,天生的她越是有一点激动,越是一片白茫茫,从太阳穴,从鼻梁以上——简直是顶着一块空白走来走去. 1、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2、 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一枝桃花. 3、照片这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给大家看的惟有那狼籍的黑白的瓜子壳.——《连环套》 4、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5、楼下公鸡啼,我便睡.像陈白露.像鬼――鬼还舒服,白天不用做事. 按:陈白露是<日出>里的交际花.她有一句出名的对白:“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6、人性”是最有趣的书,一生一世看不完. 7、最可厌的人,如果你细加研究,结果总发现他不过是个可怜人. 8、回忆永远是惆怅的.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最可喜莫如“克服困难”,每次想起来都重新庆幸. 9、一个知已就好像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部分来. 张爱铃的经典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悲哀的诗,然而它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肯定.我不喜欢壮烈.我是喜欢悲壮,更喜欢苍凉壮烈只是力,没有美,似乎缺少人性.悲哀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是一种强烈的对照.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 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应当是快乐的.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个人即使等得及,时代是仓促的,已经在破坏中,还有更大的破坏要来.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你疑心你的妻子,她就欺骗你.你不疑心你的妻子,她就疑心你.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生孩子有什么用?有什么用?生出死亡来? 我喜欢我四岁的时候怀疑一切的眼光. 我喜欢钱,因为我没吃过钱的苦,不知道钱的坏处,只知道钱的好处. 能够爱一个人爱到问他拿零用钱的程度,都是严格的考验. 外表上看上去世界各国妇女的地位高低不等,实际上女人总是低的,气愤也无用,人生不是赌气的事. 对于不会说话的人,衣服是一种语言,随身带着的袖珍戏剧. 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时间和机会;不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藉口. 回忆永远是惆帐的.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 一个知已就好像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部分. 替别人做点事,又有点怨,活着才有意思,否则太空虚了. 教书很难--又要做戏,又要做人. 书是最好的朋友.唯一的缺点是使我近视加深,但还是值得的. 一个人在恋爱时最能表现出天性中崇高的品质.这就是为什么爱情小说永远受人欢迎--不论古今中外都一样. 最讨厌的是自以为有学问的女人和自以为生得漂亮的男人. 人因为心里不快乐,才浪费,是一种补偿作用.例如丈夫对她冷淡,她就乱花钱.

张爱玲说过的经典话语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张爱玲有那么多的小说,有人认为《爱》最有意味。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刻意的修饰,也没有曲折的情节,但是那轻轻地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却又代表了所有,所有的开始,所有的结局,和所有的人生……爱情在动静之间;缘分在聚散之间。

  如果说爱情是源源不断的小溪,缘分则是偶尔投到溪水中荡起阵阵涟漪的石子。如果说爱情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缘分则是偶尔光顾的浪迹四方的旅人,有缘人自会发现,无缘者任他寻千百度也会错过。

  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中毒里,洁尘说:所有的爱情里面都有卑微,份量不一而已!因为爱上一个人、在乎一个人,就有妥协,妥协自然就有卑微的感觉。在对等的情感关系中,这种卑微是相互的,是男女双方对一份情感的努力和付出。

  可惜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并不是那么的对等。当你爱的更多,付出更多的时候,你自己都会发觉自己的卑微!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也许张爱玲就是这样子的,她之于胡兰成,不过就是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去对待,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容忍,只是,不知道因她的慈悲,她是否就真的拥有了所想得到的爱情?爱情不是一种宽容,更不是一种容忍。爱情是绝对的自私、绝对的拔扈、绝对不容一粒沙子的。

  只是女人天性的柔弱,注意她们的爱情掺和了太多的纵容和被纵容的成份。回头看看,所有学不会慈悲的女人一个个走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就是这样死的,夺走她生命的是心病,是她的计较。而只有慈悲的女人,依旧会在爱情的殿堂里做自欺欺人的梦。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缘分依旧,而情已不再。这是失散了十几年的恋人顾曼桢与沈世钧,别后重逢时说的最动人最素朴,也最凄艳的一句话!人世的苍凉,全括在了其中。这也该张爱玲小说个性的极致处:一句话,几个字,足以引出世间的万千苦辣,肝肠寸断却仍不能言说的酸楚。

  是的,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因为他们之间隔着涛涛不尽的似水光阴。涛涛不尽的似水光阴。一段感情延续了十五年,一次等待也已经有了十五年。十五年,已经足够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尘埃落定。问世间,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请珍惜眼前人。

  因为,你以为日子既然这样一天一天过来。当然也应该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昨天,今天,明天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同的。但是,就会有那么一次,在你放手,一转身的一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太阳落下去,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有些人,就从此和你永远分开了。

  于是,只能独自呼唤你的名字。在冬夜里取暖,空守一份寂寞,也是独处时淡淡地回味。想你的时候,把你的名字写在手心。摊开的是思念,紧握的是幸福。

  在心痛时疗伤,静静的品味一份孤独,也是遥望时浓浓地陶醉。牵挂的夜晚,把你的名字挂在窗前,凝视的是温情,感怀的是甜蜜。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这是张爱玲书里那段对男人最写实精辟的描写,不得不佩服她可以将男人的心理描写的如此透彻!

  男人初始时,大多是喜欢淡雅清丽的白玫瑰,皎洁的清香,象是冰凉的高山之雪,值得付出一生的代价,求得在这冰凉水流中的沉沦。然而,在度过如醉如痴欣喜若狂之后,男人渐渐变的不满足。他开始想要一个快乐的艳丽梦幻,妖娆的浓艳,摇曳在月的黄昏。红色的玫瑰,芳香弥散,辛辣魅惑。

  其实,女人的美,从来蕴涵着千个面目,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在一个足够聪明的男子面前,它会展露给你世上最微妙的色彩。彼刻,纯白艳红,呈现另番甜美的面貌。那样曼妙的花朵,需要刻骨的爱怜,聪慧的温情,才可以灌溉。

  每一个女子的灵魂中都同时存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但只有懂得爱的男子,才会令他爱的女子越来越美,即便是星光一样寒冷的白色花朵,也同时可以娇媚地盛放风情。

  可惜世间,懂得爱的男子实在是太少!在男人心里真正完美的女人,总是随着时间,阅历的变化,不断地变化着!你永远达不到的。所以,不管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都永远有不能让人满足的遗憾和欠缺,所以男人总是永远地渴望别的玫瑰媚惑的来临。

  回忆永远是惆怅的! 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继续做的;有很多人你以为一定可以再见到面的,于是,在你暂时放下手,或者暂时转过身的时候,你心中所有的,只是明日又重聚的希望,有时候甚至连这点希望也不会感觉到!

  因为,你以为日子既然这样一天一天过来。当然也应该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昨天,今天,明天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同的。但是,就会有那么一次,在你放手,一转身的一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太阳落下去,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有些人,就从此和你永远分开了。

  于是,只能独自呼唤你的名字。在冬夜里取暖,空守一份寂寞,也是独处时淡淡地回味。想你的时候,把你的名字写在手心。摊开的是思念,紧握的是幸福。在心痛时疗伤,静静的品味一份孤独,也是遥望时浓浓地陶醉。牵挂的夜晚,把你的名字挂在窗前,凝视的是温情,感怀的是甜蜜。

生于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所谓的唯美只存在于剧情里。因为不唯美,我们才会去苦苦追寻;因为不唯美,让我们知道还有一种东西叫做希望。可是,其实感情不能贪心,“如果有谁认为有十全十美的爱情,他不是诗人,就是白痴。”所以,不要求爱的完美,只求实实在在的一种真实的、踏实的爱情来涤荡心情,才是正确的感情态度。

  即使当它真的千疮百孔的时候,也不要刻意挽留,因为每段感情开始的时候都有他存在的理由,结束时也有他结束的必然。《东邪西毒》中黄药师有一句经典的台词: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总觉得这话精辟,也只有如张爱玲这样锦心绣口的女人才能道得出来。虽然公布于世的她的感情只几桩,但她却象是个老于世故的人,娓娓说出这样一句话,直让人感叹。现在终于知道了,这句话出于短篇小说《留情》!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象是指顾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前者因了岁月沧海,洞悉。后者因了岁月荣华,天真。

  夫妻原来都是极相爱的人,才有勇气决定共度一生,但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总会腻的,不分手也只是如亲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可如果是亲人,又何必再做夫妻呢?这里没有答案,同样张爱玲也没有。

  小时候乐听童话,以为王子和灰姑娘走上红地毯,一切都美满了。故事的美好,在与人为的停驻了时间,有意识忽略之后几十年的人生岁月。长大后,发现上当了。童话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张爱玲以旁观之清的凛然姿态,告诉我们,生命被无休止的琐事填充,像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无数憎恨的虱子。

  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张爱玲在自己23岁的时候曾经如痴如醉地爱上一个38岁的男人——胡兰成。他是个有妻室的人,且是个地地道道的汉奸。

  相信对于胡兰成的品性、为人、政治立场,张爱玲自然是十分清楚的,可是她却没有办法不让自己陷入与胡的那场爱情深渊,也是她一生痛苦的深渊。恋爱的女人是管不住自己的,就仿佛吸烟的人明知吸烟有害照样吞云吐雾一样。

  所以说,爱情是盲目的,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问题。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还会理性的思考吗?如果是,那只能说明这不是爱情!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如赐予女人的一杯毒酒,心甘情愿的以一种最美的姿势一饮而尽,一切的心都交了出去,生死度外!

  同等情况下,男人若爱上一个女人,如发现了自己一直寻找的光环!光环的美丽让他陶醉其中,他为她献出了很多的温柔,女人被男人的温柔所感,义无返顾的把自己献给了男人,终于这个光环紧紧的套在自己的身上……

  时光漫漫的流逝了去,光环慢慢的变的灰暗,男人的脸也渐显些苍老,在光环的陪伴下,男人也渐成熟了读懂了很多世事!可是同时他也感觉到女人老了,失却了往日的光华!

标签: 给我 说过   发布日期:2019-10-24 09:5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