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笔下的爱情金句子 名作家笔下的爱情是怎么样的

1、爱情来了也不好去了也不好,不来不去也不好,爱情是麻烦的。 ——木心《琼美卡随想录》
2、爱是一门艺术,是可以通过付出努力,学习来掌握的。大多数人认为爱情首先是自己能否被人爱,而不是自己有没有能力爱的问题。他们觉得“爱一无可学”,因为他们认为爱的问题是一个对象的问题,而不是能力的问题。他们认为爱本身十分简单,困难在于找到爱的对象或被爱的对象。——弗洛姆《爱的艺术》
3、从根本上看,爱情是意志的行为。爱一个人不仅是一种强烈的感情——而且也是一项决定,一种判断,一个诺言。如果爱情仅仅是一种感情,那爱一辈子的诺言就没有基础。因为一种感情很容易产生,但也许很快就会消失。——弗洛姆《爱的艺术》
4、弗洛伊德认为,爱情是性欲的显现,力比多不是作为爱情使用到其他人身上,就是作为自爱使用到自己身上。——弗洛姆《爱的艺术》
5、在极大多数情况下,爱情只有在融进一种唯恐失去它或是担心不能得到它的情绪时,才会以形体作为对象。而这种忧虑又跟形体有着不解之缘。它给形体添上了一层甚至比美貌更为吸引人的光彩,我们平时看见有的男子置美貌的女子于不顾,发疯似的去爱那些在我们看来很丑的女子,其中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此。——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6、我孩提时,梦幻中最温柔的爱情,甚至爱情的本质,不外乎是面对我们心爱的女子,倾诉我的温情对她的善良表示感激,希望两人白头偕老。——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7、在离别的时候,说温柔缱绻之语的,都是没有爱情之爱的人,而真的爱情,是无以直接言表的。——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8、爱情,就是心灵可以感受的时空。——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9、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他的爱情,他的情妇都会成为忧虑的副产品,我们的过去和记录着这过去的体内的损伤又决定着我们的未来。——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10、我们以为自己爱一个姑娘,其实,唉,我们爱的是曙光,因为她们的脸庞昙花一现地映出曙光的绯色。——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作家笔下的爱情金句子 名作家笔下的爱情是怎么样的

什么是爱情,一起看看名人笔下的爱情吧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张爱玲

你若爱她,让你的爱像阳光一样包围她,并且给她。
-----泰戈尔
爱原来就为的是相聚/为的是不再分离/若有一种爱是永不能相见/永不能启口/永不能再想起/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火种/孤独地/凝望着黑暗的天空。
——席慕容

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它定晴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爱就是充实了的生命,正如盛满了酒的酒杯。
——泰戈尔

毫无经验的初恋是迷人的,但经得起考验的爱情是无价的。
——马尔林斯基

我承认天底下再没有比爱情的责罚更痛苦的,也没有比服侍它更快乐的事了。
——莎士比亚

爱情如水,并且还是白开水,天天用,热的时候可以喝,凉了也可以喝,隔夜的你还可以用它来洗脸洗手,纯洁而且朴实,想说出它怎么个好喝或怎么有营养来,难,也用不着。精彩和浪漫都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事。
以沉默来表示爱时,其所表示的爱最多。
--------加尼特
爱是一种甜蜜的痛苦,真诚的爱情永不是走一条平坦的道路的。
——莎士比亚

爱情不是花荫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密语,不是轻绵的眼泪,更不是死硬的强迫,爱情是建立在共同的基础上的。
——莎士比亚

曾经相遇,曾经相爱,曾经在彼此的生命光照,就记取那份美好,那份甜蜜。虽然无缘,也是无憾。
——杏林子

爱是一种甜蜜的痛苦。
-------莎士比亚
常相知,才能不相疑;不相疑,才能常相知。
——曹禺

爱,原来是没有名字的,在相遇之前等待的,就是它的名字
——席慕容

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反正你 知道,总有这样一个人。
——张爱玲

爱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为他的幸福而高兴,为使他能更幸福而去做需要做的一切,并从中得到快乐。
——车尔尼雪夫斯基

爱情是一种宗教。
——罗兰
一刹真情,不能说那是假的,爱情永恒,不能说只有那一刹。
——三毛

成熟的爱情,敬意、忠心并不轻易表现出来,它的声音是低的,它是谦逊的、退让的、潜伏的,等待了又等待。
——(英)狄更斯

真正打动人的感情总是朴实无华的,它不出声,不张扬,埋得很深。
——周国平

童稚之爱的原则是:“因为我爱,所以我爱。”成熟之爱的原则是:“因为我爱,所以我被爱。”
——(美)弗罗

选择你所喜欢的,爱你所选择的。
——(俄)列夫.托尔斯泰

假如你记不住你为了爱情而做出来的一件最傻的是,你就不算真正恋爱过;假如你不曾絮絮地讲你恋人 的好处,使听的人不耐烦,你就不算真正恋爱过。
——罗兰

爱情就像银行里存一笔钱,能欣赏对方的优点,就像补充收入;容对方缺点,这是节制支出。 所谓永恒的爱,是从红颜爱到白发,从花开爱到花残。
——(英)培根
如果你爱一个人,先要使自己现在或将来百分之百的值得他爱,至于他爱不爱你,那是他的事,你可以 如此希望,但不必勉强去追求。
——罗兰

求郭敬明,饶雪漫,安妮宝贝,韩寒笔下的王菲,总而言之,是所有作家笔下的王菲。越多越好。

【菲比寻常】*安妮宝贝笔下的王菲

  她的歌好听的不多,如果有就是绝美。比如暗涌。约定。暗昧。棋子。或者红豆。
  粤语歌感觉是奇怪的。但是王菲的不同。
  王菲的粤语歌,似乎仅仅感受她宛转忧郁的声线就以足够,而不用去了解她在唱着些什么。

  看过她演唱会的vcd。眼睛下面粘着两行碎钻拼成的眼泪。是我喜欢的。
  很多时候,她的脸上是一种自我的表情。
  带一点点孤寂。似乎和这个世界保持着一段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距离。
  最近看报纸,说她和窦唯离婚。是意料中的事情。
  一个注重自我的女子,即使在爱情中,也是孤独的。
  她的心情,可以了解。

  有些感觉是很难形容的。
  比如和朋友在disco。烟草和音乐的喧嚣中,人会有点麻木。
  但是我喜欢看到一个表情冷淡的女子。红唇,黑发。
  似乎可以随时跟你走。但是她的灵魂离你很遥远。
  我也喜欢看到酷的男人。他们有非常英俊的五官。但愿他们是可以随时制造爱情的机器。
  因为有很多时候,爱情象空气中漂浮的香水味道。颓败迷离,留不下痕迹。

  王菲唱着,你的衣服我今天仍然在穿,没有留住你,却依然是温暖的。
  她还唱,街灯下你的轮廓太好看,我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她唱,我相信一切都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直到风景都看透。
  如此种种,让人黯然而温柔。

  不觉得她是漂亮的女子。
  但是她的声音是美的。她的孤独也是美的。
  很多时候,世间的男人并不懂得去欣赏一个女子的声音或孤独。所以喜欢王菲的女人比男人多。
  因为很多女人都是自恋的。
  男人喜欢看一张漂亮的脸。也许有时候他们对女人的灵魂并没有太多要求。又或者,爱情本来就应该是简单而原始的。

  下雨的日子。整个城市象个潮湿阴郁的狭小盒子。让人窒息。
  模糊地想起一些往事。想起自己在华山的绝顶上看到的灰紫色的天空。落日象一滴凝固的鲜血。整片山峦沉寂得只听到风声。人在瞬间感受的自然,无限贴近灵魂深处的梦想。
  也许对漫长的压抑的现实来说,这些短短的瞬间,就已足够。

  所以我也不相信爱情。
  不相信长久。不相信诺言。
  但是相信一段痴切缠绵的感情,足以耗尽我们的深情和眼泪。
  十年和十个小时,并没有区别。

  朋友结婚的时候,去参加她的婚宴。
  看见她穿着鲜红的旗袍,在宾客中穿梭。洁白的百合。艳丽的浓妆。心里想起的,却是20岁的时候,陪她一起去北京。
  那时她失恋。夜行的列车上,躺在卧铺上听她的倾诉。温暖的眼泪是没有声音的。
  漂泊的旅程,走得再远,也走不出对爱情的失望。
  嫁一个人也许是安全的。很多时候,我们会仅仅因为寂寞或脆弱,而选择一个人。

  在报上看到某些报道,比如某个成功的女人,一生未嫁。感觉总是有些萧瑟。
  我喜欢王菲的选择。嫁个男人,给他生孩子,倒痰盂(报上报道,曾有记者在北京的四合院里拍下王菲早起的照片,蓬着头发在倒痰盂)。然后感觉不爱了,就离开他。

  春天最喜欢的花是樱花。常常在一夜之间,迅猛地开放。突如其来,势不可挡。
  然后在风中坠落。没有任何留恋。
  日本人称之为花吹雪。
  黄昏时散步,经过那一片樱花树林,看见粉白的花瓣还是不断地在飘扬。突然想到,这是最尽情的花朵。因为它早死。
  就象某些一夜的爱情。没有机会变坏。所以留下一生的回想。
  也许悲凉。却是美的。

  扑鼻全是你的气味。明明沉沦窒息即将致死,我也懒得出气。
  这是王菲的原谅自己。
  我喜欢这种激烈的感情。越激烈的东西越是冷酷。因为已经无路可走。放肆。纵容。自私。疯狂。只有沉沦和堕落过,才知道自己付出的是什么。

  真希望天气能晴朗起来。
  我想着我能够爬到高山顶上,再看看纯蓝的天空和大海。
  然后看看远方我能够爱的人。

  郭敬明: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唱歌,我希望所有人都忘了我。 ­

  ——王菲 ­

  那一夜天雷空破,整个城市失了火。大雨再大也只是点缀,我们在雨里突然就站了一千年。你哭了,你笑了。我们的眼睛都了。 ­

  我都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把王菲的唱片放进CD机里,带上耳机沉默地骑着车穿越我生长的荒凉的城市。那个城市里下过很多的大雨,有过很多的烈日,我的唱机陪了我一年又一年。 ­

  那个时候我没有钱,能听着几百块的CD机也觉得开心。在很多个树阴下昏昏睡去,耳朵里王菲梦呓一样地哼着:什么我都有预感。 ­

  兜兜转转了好多年,从故乡的小城辗转到奢靡的上海,我的旧唱机被我留在了家里,还有那些整箱整箱有着班驳封面的唱片。我的帆布包被我忘在了学校。我记得毕业那年我把书包高高地从四楼扔出去,那个陪了我整整三年的背包就那么孤零零地挂在了树上。我想它会这么孤单地继续呆好几年,直到有一天风把它从树上吹下来。我想我走了,也许它能留下。我转过身走得头也不回,心里卡嚓卡嚓地崩断了一根又一根坚硬的弦。 ­

  好在哪儿都能听到王菲。好在哪儿都可以一抬头就看到她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好在一闭眼也能听到她带着恍惚的表情哼着的:我见过一场海啸,没看过你的微笑。 ­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和小蓓每天都是形影不离,我听王菲她也听。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天发誓一定要存好多的钱,将来有一天可以去听王菲的演唱会,如果那天下雨,我们就不带伞,如果那天失火,我们也不逃跑,我们就安静地站在离她几百米的遥远处,看着她失去了任何的语言。小蓓说你会哭吗?我说应该不会吧,大男生有什么好哭的。小蓓鄙视了我一下然后她说她肯定要哭的,她说:“我那么不会唱歌的人我都敢在卡拉OK厅里唱王菲的歌,尽管每次都被人笑可是我还是要唱的”。从那个时候我记住了小蓓的脸,那张讲起王菲来就变得格外真实的脸。 ­

  恍恍然已是三年过。当年说着一起白头发的人现在连黑头发也只能一年见一次。小蓓穿上了低腰的裤子化了一点点精致的妆,我染了金色的头发带了银色的戒指。我再也想不起当初穿着校服留着黑色头发的我们是怎样地在学校高大的香樟下穿行了三个沉默的夏天。背包里有着分数时高时低的试卷。有着满满字迹的笔记本。有着装满清水的饮料瓶子。烈日照烫了我们的脸。那些潮红是隐忍的痛,出没在一个又一个看不清的晨昏。 ­

  而现在,每年的寒假我从上海她从成都回到我们高中毕业的小镇,那些记忆我就再也想不起。我看到她觉得喉结有点发紧。我从来不敢问她的生活过得好不好,因为我怕她对我说“不好”。 ­

  于是我就从来不问。 ­

  于是她也从来不说。 ­

  ­

  ­

  我目送了你盛开的一个又一个沉甸甸的归途。沿路疯长的年华,说不清道不明的惶恐和匆忙。谁挥手指点了左手边的村庄,谁扬臂送葬了右手边的牧场。而我就是站在这里,死死地站在这里,目送着一个没有雪的冬天,再告别着一个没有雨的夏天。年年岁岁。浮云终于褪了晦涩的眉。 ­

  知道王菲来上海开演唱会的那天我就啊啊啊啊啊地叫个不停,这一举动引起我周围所有 人的鄙视。我就开始脸红心跳一副花痴模样。 ­

  然后发消息给阿武,因为上几次他一直发消息问我去不去这个那个演唱会,莫文蔚啊陈小春啊什么的。可是每次我都在外地签售。说来也很奇怪,有那么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在不同的城市飞来飞去,搞得后来虹桥机场有几个空姐都认识我了。这也是有点出乎我预料的。于是我每次都回阿武的消息说不行我在外地回不来。然后不用说,我每个星期都被无情地鄙视。 ­

  所以这次我发消息问阿武王菲的演唱会他去不去的时候他显然有点激动了,他说,靠,你难得有时间一次我砸锅卖铁都要去。我拿着手机哈哈哈地笑。我想最多也就看台的票,又不是要买1680块的内场票,还不至于砸锅卖铁。因为我早就听说内场的票已经卖光了。 ­

  可是我还是低估了王菲的魅力,阿武告诉我外场的票现在也已经买不到了,估计全部到了黄牛的手里。我看到短消息的时候有点晕眩。后来想起我认识的一个师姐在上海大剧院工作,经常搞一些高雅的歌剧啊什么的票给我。打了电话她跟我说OKOK没问题。于是我就放心了。 ­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也是满中国的飞。坐飞机频繁的如同坐计程车一样。以至于我竟然忘记了自己通告上5月27号有一场浙江的签售。 ­

  打电话告诉赵MM说我忘记了王菲演唱会那天我是要签售的,这下好了,彻底完蛋。赵MM一阵惊慌失措说悟空你不要吓我。我说我哪有功夫吓你啊我不开玩笑。也许是听出我语气中的悲怆成分所以赵MM信了。然后开始和浙江那边的策划打电话重新安排。最后决定他们开车从浙江到上海接我,让我安心地听完演唱会再连夜赶到浙江去。 ­

  谢谢上帝。我第一次觉得书店体贴人。 ­

  票在演唱会前两天我就拿到了,我看着上面的王菲明朗的笑容怎么也感受不出她歌里的那些荒凉的轨迹,沿路长满枯萎的向日葵。她在上面的笑容很安静,侧着脸看上去像是没有任何烦恼。但也只是“看上去”像是而已。 ­

  于是我就笑了。我看上去总是那么开心的。 ­

  ­

  ­

  等待的时间里一切变得时而缓慢时而迅速,我看着舞台上面那个大大的时钟一秒一秒地过。心里响着匆忙而带着毛茸茸的声音。 ­

  然后突然那白布坠落下来,我看到王菲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中间,全场灯光暗下来,只有她一个人身上有束追光。 ­

  第一首歌《天空》。 ­

  而最奇妙的是,当她唱完第一句“我的天空”的时候,天上一道闪电劈下来照亮了全场。再唱“为何挂满湿的泪”又是一道闪电。我想再专业的舞台特效都做不出来这种效果的。 ­

  高蕾突然抓着我的手,一边尖叫一边说,我不行了我要哭了.我脚下踩着天,头上顶着地,你说这荒唐么?那些来路不明的夜晚,蝙蝠飞过去凤凰飞回来。那些周而复始的黎明,月亮升上去,太阳落下来。那些生离死别的告白,右手挥出去,左手拉回来。那些惶惶然不可终日的等待,变成泪水,掉下来。 ­

  我记得我送小A离开的时候太阳用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速度飞快地沉到地平线下面去。以至于我在一分钟内就看不清楚他的脸,黑暗里连眼睛都变得没有光彩。 ­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没关系日本都可以听到王菲的演唱会。《最终幻想8》唱红了整个日本呢。 ­

  我都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然后他就这么离开了。单枪匹马地跨进那个未知的国度。带着一脸与世无争的笑和一身淡泊恍惚的尘。从那天开始小A行走在我的记忆里面,不停地走了又回来。 ­

  王菲的唱片一张一张地出,可是都很缓慢,一年一张,有时候两年一张。似乎就在不知不觉的等待里面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而王菲还是那张面目模糊的脸,好象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

  时间行进到了2004年,我在上海买了她的《将爱》。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我反复地听着她的《乘客》,一部又一部空荡荡的车,出没在晨昏和黎明的分野。一个又一个孤单的人,在车上看着窗外沉默的世界。 ­

  她说,我是这部车,第一个乘客。 ­

  有时候都在想,对一个人的喜欢到底可以持续多么久。自己似乎在一夜之间也变成了别人喜欢的人,在我所不知道的世界里,还有人因为我的文字而感动着,我的书装在他们的书包里,在每个天没亮的清晨陪他们上课,陪着他们走过那些有风吹过的低矮的围墙,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陪他们温书做试卷,喝咖啡的时候想起我,抬头望望窗外依然是浓重得呼吸不过来的夜色。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我所讲不清楚的感觉。似乎想起在几年前的高三我会听着王菲的歌做着一张又一张似乎没完没了的英文试卷。 ­

  就这么多年地将对她的喜欢持续了下来,经过这么多年这种喜欢都变成了一种习惯,不用看任何宣传也会去买她新出的CD,听完后开始下一轮的等待。小A说等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会变得很甜蜜而且可以忍受。 ­

  ­

  记得在王菲离婚的日子里,香港媒体对她的所有生活进行报道,那些记者从来没有站在一个人的角度去看待过明星们。他们只知道有所谓的发行量有所谓的爆料,可是他们从来没想过如果有天自己离婚了那自己希望别人会怎么做。 ­

  当那天看到有报纸把王菲以前在北京和窦唯一起生活的照片登出来,照片上王菲散着头发去倒一个痰盂,我的心里觉得好难受,差点哭出来。我想她是那么甘愿的一个女人,那么多年的低调可最终依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

  我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再也放不下对她的喜欢。我记得有人说过,当你见证了你喜欢的明星从跌倒再到爬起,你见证了他平凡的一面和光耀的一面后,当你看着他从幼稚变得成熟,从退缩变得勇敢,你就再也放不下对他的喜欢了。 ­

  这句话我深深地印在脑子里面,很多年都忘不掉。 ­

  烈日晒干了湖泊,留下鱼和鱼的故事。你没有来过,但我也不曾离开。有种似是而非的情绪沿着海岸描了深色的红。芦苇不见了,还有鸢尾倒立着插进天空厚厚的云层。有种惩罚是看不见的临渊,你知道。 ­

  ­

  中途的时候王菲去换衣服,然后大屏幕上开始放她的VCR。在那段VCR的最后,王菲突然对着屏幕说:我不希望有人记得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唱歌了,我希望你们忘了我。 ­

  ­

  那一瞬间我像是被钝重的刀狠狠地砍到了,从脚趾开始一直往上疼过来。我望了望身边的高蕾,她说她有点想哭。我说我也是,我再听一遍的话我就真的哭了。 ­

  在中途来的时候,高蕾就在出租车上说,记得自己在高三的时候王菲也来上海开过一次演唱会,可是那个时候自己要高考,不能去。然后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终于可以看到她站在离我们看上去很近其实依然很远的地方唱歌,这种感觉真好。 ­

  我也是,看着自己默默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我想要说好多可是都喊不出来,只能像是个无知的歌迷一样用力挥舞着自己手中的荧光棒,忘记了第二天自己还要签名售书手会很酸。 ­

  最后一首歌唱完了,王菲说,对不起,今天不知道是下雨还是什么关系,我发挥得不好。请大家原谅。 ­

  然后我回想演唱会刚开场的时候她说的那句,今天又下雨,运气真不好,下面的朋友你们冷不冷。我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就说,是啊,在新加坡也是下雨。然后她指着贵宾席说,看到吗,那有很多歌迷都是跟着王菲满世界飞的,她去哪里,他们就去哪里。说实话我有点被感动了。不觉得他们傻,反而有点心疼和爱惜。有人和自己喜欢同样的东西是件愉快的事情。而偏偏有些人就为了体现自己品位的独特,当自己曾经喜欢的东西突然很多人也变得喜欢了,他就会去贬低自己以前喜欢过的东西,这其实是最没品位的一件事情。因为你否定那个东西或者那个人的时候,你也否定了曾经的自己。 ­

  结束后人群很快散去,我站在越来越空旷的虹口足球场有点耳鸣。刚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像是一场梦一样,来得有点仓促令我措手不及。 ­

  站在空旷的看台,大雨哗哗地淋下来。又想起了那句歌词,“又下起雨,是天为谁哭了,谁为了谁哭了”。 ­

  走出去如我所料的根本拦不到车,很多人挤在体育馆的出入口只为了等待王菲的车子经过,雨越下越大根本没有停的意思。那么多的人站在雨里,我看了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有点想哭,我想王菲肯定很开心。 ­

  那天夜里因为没有车,走了很多路,一路冷得哆嗦。大雨打湿了头发衣服,夏天竟然像冬天一样寒冷简直不像话。雨水漫过脚背。匆匆忙地带走了尘埃。 ­

  我想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我想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也许有人像喜欢王菲一样喜欢着我。我想这已经可以让我知足了。 ­

  你在这里唱了,笑了,离开了; ­

  我在这里听了,哭了,留下了…… ­

  .........................................
  影视剧里提到的王菲:

  TVB的电视剧《刑事侦缉档案》里面陈启泰跟陈美琪的对话

  苑琼丹,说“我还有一个远房亲戚叫霆锋.王菲”

  香港动画片《麦兜的故事》里,­

  老师最大的愿望是想做第2个王菲 ­

  ­

  李小璐演的《青春的童话》­

  她妹妹说:“我只是一个新秀,还是自己封的,要我是王菲就好了” ­

  ­

  袁咏仪和葛民辉拍的亚视电视剧《祖先开眼》,­

  他的外公很讨厌日本人,袁咏仪说“王菲跟那个木村拍的~在本港台播过­

  ­

  杨千桦、林峰还有陈慧珊主演的《美味情缘》,­

  千桦是一个新人,她在放他自己歌的时候,林峰问她是谁唱的,不象是王菲,但是他说香港唱的好的来来去去只有这么几个 ­

  ­

  大小S、阿雅和陈冠希演的一个搞笑片,­

  大S说小S天天在房里学王菲,她还以为自己真的是王菲 ­

  ­

  这个是搞笑的鬼片,­

  郑伊健跟张文慈,张文慈要求他陪他,结果他说要看王菲的演唱会,是最后一场 ­

  ­

  《武林外传》里,莫小贝捏了三个泥人“张飞、岳飞、王菲” ­

  ­

  日本电影《青之炎》中­

  王菲的中文歌、法国球星齐达内的控球、南斯拉夫导演图斯库里卡都是男主角的最爱!­

  ­

  在日本电影《不夜城》中,­

  车里播放着王菲国语版的《容易受伤的女人》,山本未来对金城武说:“这个是王菲,北京来的香港歌手” ­

  ­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面的女歌手就是暗指王菲。 ­

  ­

  在李亚鹏的《京港爱情线》里面,­

  吴倩莲对李亚鹏说:我很欣赏王菲,她从来不隐瞒自己是从内地过去的,前段时间在北京,生了个女儿。(大意是这样的、) ­

  ­

  那个<动什么别动感情> ­

  小妹:你看我这样子是学谁 ­

  姐姐:看不出来 ­

  小妹:王菲 ­

  外公:哪国的王菲啊? ­

  外婆:王菲 唱歌的 ­

  还有小妹去模仿秀,美刀说:今天早上已经来了100多个王菲的,你学个冷门点的行吗? ­

  ­

  宁财神编的《都市男女》 ­

  杰瑞说要去见莫扎特了和莫奈 ­

  TOM说:那莫文魏你就不见了? ­

  杰瑞:算了 我还是更喜欢王菲 ­

  ­

  粤语长剧《外来媳妇本地郎》中阿耀的媳妇叫黄菲(粤语中黄王同音),剧中人跟阿耀开玩笑:“你以为你是谁,李亚鹏乜”。 ­

  《特警新人类》最后结局的时候,­

  霆锋、李灿森、冯德伦扮演的警察,Madam邀请他们回警队,说下个月日本的王妃要来香港,指定要你们做保镖,李灿森转过头对霆锋说:王菲?不是住在北京么?什么时候搬去日本的?­

  ­

标签: 笔下 作家   发布日期:2019-10-03 10:3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