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描写爱情的话 五四时期专写爱情的女作家是?

选A。陈学昭
陈学昭(1906.4.17—1991.10.10),女,汉族,原名陈淑英、陈淑章,笔名学昭、野渠、式徽、惠、玖等。浙江海宁人,祖籍河南潢川。中国作家、翻译家。曾参加浅草社、语丝社等文学团体,1935年获法国克莱蒙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延安《解放日报》副刊编辑,《东北日报》副刊编辑,浙江大学教授,浙江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名誉主席。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
冯沅君(1900-1974年),女,河南省唐河县人,现代著名女作家,中国古典文学史家,大学一级教授。原名冯恭兰,改名淑兰,字德馥,笔名淦女士、沅君、易安、大琦、吴仪等。自幼学习四书五经、古典文学及诗词,与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和地质学家冯景兰为同胞兄妹,丈夫是著名学者陆侃如。先后在金陵女子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山东大学任教。曾任山东大学副校长。
冰心(1900年10月5日-1999年2月28日),女,原名谢婉莹,福建长乐人 ,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成员。[1] 中国诗人,现代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社会活动家、散文家。笔名冰心取自“一片冰心在玉壶”。1919年8月的《晨报》上,冰心发表了第一篇散文《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和第一篇小说《两个家庭》。1923年出国留学前后,开始陆续发表总名为《寄小读者》的通讯散文,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之作。1946年在日本被东京大学聘为第一位外籍女教授,讲授“中国新文学”课程,于1951年返回中国。
苏雪林(1897年3月26日 —1999年4月21日,享年102岁),原名苏小梅,乳名瑞奴、小妹,学名小梅,字雪林,笔名瑞奴、瑞庐、小妹、绿漪、灵芬、老梅等。后因升入北京高等女子师范,将“小”字省去,改为苏梅。由法回国后,又以字为名,即苏雪林。籍贯安徽太平县岭下村[2-3] ,出生于浙江省瑞安县县丞衙门里,她一生从事教育,先后在沪江大学、国立安徽大学、武汉大学任教。后到台湾师范大学、成功大学任教。她笔耕不辍,被喻为文坛的常青树。

女作家描写爱情的话 五四时期专写爱情的女作家是?

哪个女作家散文写得好?不要写爱情的。

女作家基本上都都在写爱情,无论是舒婷、亦舒、张小娴、三毛,还是现在的雪小禅、安妮宝贝。如果你喜欢哲理散文的话,看看男作家吧。比如周国平和余光中,前者文字深邃练达,后者清淡优雅,个人也很喜欢林清玄。

台湾都有哪些专门写浪漫爱情小说的女作家?

这个太多了,目前网上可以查到的台湾言情女作家就不下3000名。去一个我常去的言情网站,可以看到已收入3765名作者,其中可以说99%都是台湾言情作者。

琼瑶:言情界的老大姐,已经老到前阵被人叫阿姨,这阵要被人叫老太的地步了。早年的作品很不错,套用一位言情作者的话来说,她洒狗血洒得非常精致。近年的作品越来越粗制滥造,不过也有传说说她近年成立了制作室,那些冠琼瑶名的作品其实并非她写的。我也想应该是吧,一个人就算江郎才尽,也不至于从“诗意”转变成“俗套”转变得那么厉害吧。

岑凯伦:之前有传说她是男的,但最终发现还是女士。她其实并非台湾言情作者,而是在香港的。但她的很多小说都在台湾前万盛出版过。

亦舒:她是香港三大才女之一,著名小说家倪匡(即卫斯理的作者)的妹妹。既然不是台湾的,也不详加介绍了。

席绢:她是新生代作者中的大姐大,自从以一部《穿越时空的爱恋》横空出世后,雄居言情界榜首的位置十二年不动摇。早年她的作品以清新活泼为基调。不过近年她的作品可能因为她自己年龄渐长的关系,内里感情渐渐转淡,近年常常被人怀疑是不是江郎才尽了。但她最近的一部作品《珠玉在侧》一扫人们的疑虑,绝大多数人表示找回了当年席绢让人惊艳的感觉。我本人就是忠实的席绢的FANS ^^

于晴:早年的作品最多归于二流小说家(有几部归于二流我都觉得过分了),中期以《笑闹风云》、《相公,爱我吗?》、《当男人爱上女人》等几部作品成功转型,之后一直保持上升态势,锋芒直逼席绢,于晴转型后的追随者大多认为于晴比席绢要好很多。于晴转型后的作品我认为以故事性强,男女之间暧昧互动的情愫来带动读者的阅读欲。个人也很喜欢。

凌淑芬:这位也是言情界头把交椅争夺者的强有力的竞争者。她的作品以幽默、隽永见长,偶尔有深沉的作品,比如她的《冷冬寒梅》一直是有无数人推崇的作品,基调极其沉重。她的幽默设置极其自然,常能让人在不经意间会心一笑。

古灵:这位虽然我本人对她不是很感冒,但她的追随者无疑是最多的。因为她的小说清新幽默,而且非常轻松,看起来不累,是闲时消遣的最佳选择,连我不太喜欢她的,也会不时拿她的小说来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但最近她迷上了写小说续集,且越写越来劲,但续集又不好看,让人很是无力。

以上四位可以说是现在言情界还在出书的顶级的四大花旦,席绢和于晴是台湾飞田(前万盛)出版社的,凌淑芬是禾马出版社的,古灵是龙吟出版社的。

另外有两个不得不提的作者:凌玉和檀月。她们两位现在已经不出书了,并且行踪不明,但当年作品水平之盛到现在能出其右者仍无几个。如果她们写到今天仍未掇笔,可以说言情界作者排名的位置肯定有很大的变动。

凌玉:作品委婉动人,情感极其浓洌,代表作有《倾城之恋》、《二手娘子》,个人非常喜欢《二手娘子》,这个故事的震撼力度不是一点点,目前都没有同类题材的小说能超越《二手娘子》的。只是她丢下N个将写未写的坑,就不道德的玩了失踪了。如果我没记错,她应该是禾马出版社的。

檀月(沐风):她的作品可以说是本本精品,最具代表性的是《破军之恋》和《白虎戏情》。檀月和沐风是她在两家不同出版社的笔名(猫尾巴和前万盛)。但听说她后来事业和学业繁重,所以就掇笔了,但她的行踪目前一直有人在关心,听说她在近期(这个近期是几年内不太清楚)可能会再度拾笔,等了她有四五年的FANS们有福了。

下来说几个一流作者:
万盛的当家花旦:除去席绢和于晴,有镜水、林如是、沈亚、卫小游、单飞雪、言妍、唐瑄等。
镜水的风格极似于晴,追捧者极盛,凡喜欢于晴的没有不喜欢镜水的。早年以写BL小说起步,后来转成正常的言情小说。她的BL小说是我少数能看得下去的BL小说。
林如是擅长分析女主角的心理活动,她的小说写女主角心理的远大于其他篇幅,有时会夸张到你觉得男主角最多只能算男配角,整篇只有女主角。所以喜欢的人极喜欢,不喜欢的人极不喜欢,是个争议较大的作者。
沈亚早年以一套妖精系列雄据言情一流作者之列,其中的“爱与勇气永不言败”直到一两年前都还是读者们津津乐道的一句名言,不过我本人比较喜欢她的红尘摆渡人系列。
卫小游的作品极少,她出书速度慢到一年两本大家就要偷笑的地步。但文字极之优美,故事非常动人,她的《没有如果》是言情小说中经典中的经典。
单飞雪擅长写普通人的爱情,普通得一如你我,非常感人(俗称非常能洒狗血)。
言妍的出书速度,基本两年有一本大家就偷笑了。文字很沉重,内涵很深刻,故事很好看。可惜我一直没时间看,就不多加评论了。
唐瑄也是出书极慢的人,我也没看过,但好评一向如潮。

禾马的一流作者还有:决明、绿痕。
这两位也绝对是大腕级的作者。决明的处女秀《阎王门》系列,瞬间为她争取到一大批忠实读者,之后作品水平很高,质量也非常稳定,所以有一批很忠实的追随者。
绿痕的《九龙策》系列可以说是现在台湾乃至大陆原创言情中宫庭斗争小说的先驱者。她的《漱玉词阙》系列清新幽默,《九龙策》系列沉重感人,《阴阳界》系列又离奇多变,可以说是个风格极为多变的作者。

狗屋:楼雨晴、典心、董妮等
楼雨晴的风格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和席绢稍有类似,但比起席绢来,她更偏向煽情,且爱写悲剧,常把人搞得眼泪鼻涕一大把,有时明明是HAPPY ENDING了,还是要骗人一把眼泪才过瘾。她的代表作有《四季》系列。
典心曾被人说和凌玉是同一个人,但两个的作品风格差别较大,所以大多数人不予采信。然而两人早年的作品风格和行文方式中的确有很多相信之处,见仁见智吧,信则有不信则无。她的《恶魔党》系列是代表作品。
董妮严格来说最多只能算一流二线的或二流一线的。但她早年以一部《神风万能社》获得大量好评。可惜之后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都是属于那种好看但不是特别好看的。因为我比较喜欢她,所以特别提一下。

龙吟:有陶陶、四方宇(原是狗屋的)。
陶陶的作品以小儿女的恋情为主,笔法极致的细腻,常常觉得她写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个人很偏好她的风格。
四方宇以写玄幻为主,比较偏爱写男主角强迫女主角在亲情和爱情之间选一者(>_<)。这个风格我不太爱,但偏偏她的幽默让人爱不释手,所以让人又爱又恨。

耕林:惜之
其实耕林的作者都上不了一流的排名,但惜之因为太写虐书(不是SM,是男主角虐待女主角,女主角极苦极苦的那种),得到一大批追随者(默,我也曾经是追随者之一,近年没时间就不看了)。她的代表作是“三世守护”系列。

新月:简璎、寄秋、湛露
先来说一下湛露。如果新月将来会出一流大牌作者,那湛露必居其中。她是最近刚刚出现的新作者,但作品本本精品,本本都在新月出书一流作品的平均水平之上。
寄秋和简璎……其实两者都是以出书量大而获得得大批读者的,寄秋的作品在中期有粗制滥造之嫌,但当获知当时她的父亲出车祸而成为植物人,她日夜操心,也不忍苛责她什么。而简璎的作品基本都属于鸡肋,不过因为写的都是小女生的爱情,所以特别适合爱幻想爱情的人人看,前阵她涉足一起第三者踏足的丑闻,最近名声不太好,这里就不多加评论了。

飞象:左晴雯
左晴雯曾经一度是几乎与席绢齐名的作者,她的“烈火青春”系列至今仍有不少追捧者。但个人不喜欢她的风格,而且近年出书少得多了。

松果屋:这个……实在想不出有谁特别出名。

匆匆写就,肯定有不少疏漏。本人是某言情论坛书评版版主,楼主如果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给我写信。
E:phamlily@sina.cn
不过不保证回信……因为新浪最近收信怪怪的,老是收不到(>_<)。收到的话一定会回。